新的短租分享文化来了! 房东敞开家门迎接世界来客

在广州,租住短租房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体验1 闹市短租房住一晚约300元

此前,新快报记者亲身体验过广州的短租房。在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附近的一小区,年轻的“二房东”小糖把她租下来的一套民宅装饰一新,然后再按日计价“整租”给需要暂住的客人。

入住当晚,记者提前与小糖确认了地址,在她的接引下进入一套两房一厅的短租住宅。进门后,按照约定,小糖提出需要再次查验记者的身份证,同时还要收取300元的押金,等次日确认租客退房后再退款。把门卡和钥匙交给记者的同时,她简单介绍了房屋的情况,两间卧室的床单被罩枕套等床上用品都是换洗过的,客厅有沙发电视,厨房卫浴设施齐全,可自己动手烧水煮饭。“一个人无聊也可以喊朋友过来玩,不过最多只能住四个人,而且事先要告诉我有多少人来。”她说,一个人或多人租住一晚的费用是一样的,记者入住时的房费是280元一晚。像这样的短租房的价格不是固定的,通常是旺季较高,淡季则较便宜。

记者与小糖聊天了解到,她在出租短租房之前,有一份正式的工作,住的房子是和别人合租的,上班压力大感觉很累。接触了不少创业者后,她也萌生了创业的想法,辞掉工作,在繁华的市区找房源,再把经过装饰的房子拍图发到在线短租平台招揽房客。据了解,她手中已有了三套短租房,而且“人气”都还不错。以记者入住的短租房为例,从年底到次年2月的两个月都有人提前预订了,其中有的人只待一晚,也有人要住半个月以上。在这些房客中,游客是主流,多数人是年轻人。小糖没有透露自己经营短租房的收入有多少,不过从她轻松淡定的笑容可以发现,扣去每个月交给房东的租金和请阿姨打扫卫生的人工等成本,做“包租婆”的收入不比上班的差。

体验2 “实名制”虚有其名

新快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隐身于小区“整租”或“分组”的短租房中,各种问题也是层出不穷。此前,一在线短租平台工作人员曾对记者表示,对有意出租的房屋,该平台会派人实地进行“验真”和“实拍”,确保房源真实,会对通过的房源提供软装支持和智能门锁等。同时,需要租房的人在该平台上必须“实名制”预订“民宿”,需要通过线上支付完成订单。当客人入住时,房东须再次核实房客的身份信息等。

然而,记者尝试上网租房却发现,只要在该平台注册成功,即可直接预订短租房,所谓“实名制”虚有其名。“我会看一下客人的身份证,但是不会登记。”短租公寓房东小美说,有时客人直接在微信上发证件图片给她,在她看来,核实房客身份更像是走过场,实际上难以辨别对方的证件及信息是否真实。“老实说,有不认识的人住进我家,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担心安全等问题。”小美老实地说。

把脉

黄文仔:山区民宿能够增加村民收入加强城乡交流

全国政协委员、星河湾地产集团公司董事长

对于共享经济中的闲置公寓租赁,全国政协委员、星河湾地产集团公司董事长黄文仔认为,这是一项很传统的家庭经营项目,“跑马跑到某个地方,敲开别人的家门,借宿一个晚上,吃顿饭,给点钱房主,这是中国延续了千多年的传统。反而是最近几十年来才少了。”

“近年来,广东很多山区、旅游景点都搞这种民宿业,这十分好。”黄文仔举例,在山区搞民宿业,第一能令城市和城乡加强交流,第二也能增加当地村民的收入,“这挺好的”。

黄文仔透露,他们集团有一个扶贫项目在从化狮象村,“我也建议村子里做民宿。先拿20户出来做民宿,我每户支持买东西,买家具买锅。都是山区景点,很好的。”至于民宿业的问题,黄文仔认为任何行业都会存在问题,关键是怎样去解决,“可以慢慢去改”。

吴亚军:建议建立商品租赁住房运营企业资质认证体系

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工商联常委、重庆市工商联副主席、龙湖集团董事长

不合规的租赁形式带来治安状况恶化、消防安全隐患严重、环境卫生脏乱等一系列问题,严重影响租户及周边生活质量。这与租赁市场尚未建立严格法律法规有关。目前租赁市场上,对于租期、租价等租户权益尚没有明确和具有硬约束力的法律规定,租户往往面临住房租赁期限短、房东或中介机构随意上调租金等问题。

吴亚军建议,建立商品租赁住房运营企业资质认证体系,向通过认证且经营合法合规的企业提供一定额度税收减免。另一方面,如在当地未拥有产权住房,在通过政府资格认证的租赁机构进行租房,且累计稳定纳税满一定时限的居民,可申请租房补贴。

但伴随而来的没执照没监管等安全隐忧, 以及租客素质不高等问题亦成为行业难题

你愿意让世界各地的陌生人住进你家闲置的房间或者房屋吗?共享公寓的模式最初是在美国诞生的。后来,共享公寓来到中国后,不少中国房东更偏爱选用整套短租房的整租模式。

在最先运营共享公寓的网站上有这样一个描述:无论你想在公寓里住一个晚上,或在城堡里待一个星期,又或在别墅住上一个月,你都能享受到在全球191个国家和地区65000多个城市里独一无二的住宿体验。这种把房屋中闲置房间出租的模式,深受年轻背包客的欢迎。住进别人家里共居一片屋檐下,体会当地人的风土人情,成为了旅游途中独特的感受。这项住宿模式后来也有了附加形式:房东作为向导带着房客“一日游”,提供本地化旅游指南服务等。

在这种出租自家闲置房间的模式下,房东敞开家门迎接世界来客,赚点小钱的同时,也构建了新的短租分享文化:房东可以认识世界各地的游客,游客可以获得家在四方、和当地人一样生活的独特体验。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共享公寓因为没执照、没监管而存在的安全隐忧,以及租客素质参差不齐而引发的各类问题层出不穷,因此,行业规范成为一道大难题。

合规性未确定是在线短租业的“痛点”

近日,有媒体报道在青年旅馆和公寓密集的广州大学城,有不少存在安全隐患的旅馆和公寓。这些由村民自建房改造而成的公寓基本上是没有营业执照的,却照样可以与美团、大众点评这类团购网站合作。新快报记者昨天搜索团购网站,依旧能够搜到这类位于大学城保留村里的公寓。而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关于加强网络团购经营活动管理的意见》的规定,明确要求团购网站经营者应当对团购商品和服务供应者的主体身份和经营资质进行审查和登记。

根据艾瑞咨询日前发布的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缺乏信誉度、服务参差不齐、行业合规性未确定等是在线短租行业存在的“痛点”。在信誉度方面,房源品质都缺乏统一标准。短租行业房属于非标住宿产品,这一属性令房源品质差异大,还不能完全解决信息的不对称性,时常导致用户心理落差大。其次,服务水平随商户和地域的差异比较大,服务水平一致性、核心的卫生等标准化水平还比较低,需要通过统一标准的制定。该报告还指出,城市短租的合规性问题仍然需要解决。包括国家和区域的行业标准,地区性行业协会自律以及和地方各相关管理机关的配合。

此外,房客的素质问题也成为了共享公寓的另一大“痛点”。共享公寓流行以来,网络上流传的低素质房客破坏房子的网帖层出不穷。例如,早前杭州市民李小姐把一套135平方米的房子出租到共享公寓平台两年后,遇到了闹心的房客:原来只是说好6人来住,最后变成了12个人来开派对。派对结束后,房屋变成了垃圾场,烟头酒瓶满地都是,地板黏得挪不开鞋,客厅墙上被凿上钉子,地板上还有三坨屎。愤怒的李小姐随后发现,平台所谓向租客收取了押金的做法形同虚设,房东的权益无法保障。她最后发表公开帖,把租客行为曝光,同时宣布再也不做共享公寓了。

房客多为留学生 分享是主要目的

“来我家的差不多都是年轻人,多数人还是留学生,都是来广州玩的。”家住广州市越秀区团一大广场地铁站附近的小美告诉新快报记者,因为工作的关系,她去年在一个在线租赁平台无意中注册成了房东,“突然有个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女孩打电话,说她在网上订了我家的房,我都懵了,完全不记得这回事。”好客的小美还是把这个女生迎进了家门,至今已招待了不下20单的客人。

回顾到过家里的短租客人,小美发现还是以留学的和留学归国的年轻人居多,其中又以女生为主。客人每次来的数量不定,有时一个,最多同时来了5个人,“儿子和女儿的房间住满了,孩子都睡在我房里。”有的人暂住一宿,也有连住9天的。她在网上晒的自家房间,颇受欢迎的是她女儿的“公主房”,住一晚的费用只需100多元。

物美价廉的民宿,偶尔也会发生房客“撞车”的尴尬。“有个女孩事先约好却没在网上下单,另一个女孩临时订房先来我家,两个人都想住‘公主房’。”小美接到后来的女孩电话也误以为是提前有约的客人,不得已,她只好安排其中一人住进了她儿子的房间,主动提出降价来抚慰对方。

“当初没想过真把自己家租出去,后来租给别人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赚钱了。”育有一子一女的小美说,平时陪孩子的时间少,即使有空也是在家待着,她比较看重的是足不出户可以和天南海北的房客交流,尤其是留学生分享的个人经历和见闻,都让孩子和她大开眼界,她也经常叫上新的朋友出门逛街会友,尝一尝广州的美食,乐此不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加入腾讯房产QQ看房群,惊喜不断,购房优惠由你掌握
    钦州购房1群: 303947063 钦州购房1 钦州购房2群:454843852 钦州购房2群
    防城港购房1群: 97504273 防城港购房1群 防城港购房2群:454744815 防城港购房2群
    北海购房群:122032421 北海购房群 免费装修群: 338468957 免费装修群
    在这里,熟悉钦北防房产市场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房产钦北防站官方微信;
    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房产·钦北防站”获取更多房产资讯及购房优惠.
    看房 给你温馨的家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下载“看房”手机客户端,同时支持iOS、Andriod系统;
    重点城市楼盘优惠、报价、找房、参团、买房一手在握 .